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dafa888 > 地情资料

记忆中的山塘游击往事

作者: 来源:县党史办 发布时间:2020-05-30 浏览次数:- 【字体:
 
    我是山塘人,原名刘祯祥,生于1929年9月,1944年至1947年就读青州新寨高小和忠信中学。1948年12月参加革命,同年同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东江公学第一期学员,后任粤赣湘边纵队东江第二支队电台新闻台报务员。1950年调往三水,参加征粮、清匪反霸和土地改革。1955年调往冶金系统,多年在基层工作,任罗定矿冶公司经理(副局级,行政17级),1990年离休,享受正处级(调研员)待遇。
    家乡山塘是当年活跃的游击区。山塘虽然贫穷,山路崎岖,但山塘人淳朴勇敢,慷慨地支持革命,投身革命,不惜流血,甚至牺牲生命。读中学时,本人在进步老师、同学的影响下,曾参加罢课反三征学潮。1947年起,受家乡火热的革命运动鼓舞,政治觉悟日益提高,至1948年春,成为青州党支部武工队长曾简生单线联系的党员培养对象,参与本村的革命活动,对山塘村游击历史有比较直观的了解。
    一、山塘人民及游击活动
    山塘是当年中共连和县人民政府成立所在地,属青州乡,位于dafa888县西南部,南面西面与连平县为邻,南出忠信重镇15公里,到大湖约11公里,背靠九连深山,四面高山环绕,出入靠步行,交通极其不便。那时全村包括上山塘、下山塘、严塘坑三个自然村也仅有80多户人家,420余人,是个小山村,贫穷落后,村民绝大多数是贫下中农。这里是当年共产党游击队进驻和活动的好地方,民运干部、武工队、游击队常来常往,就连一些老省长梁威林、严尚民、郑群等也多次进村,郑群更熟悉我村,离休后到过山塘,关怀青州、关怀山塘,还为修路和修缮原连和县人民政府旧址支持紫金。
    1945年冬,东江纵队三支队到山塘,老百姓说红军来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党的武装部队。部队的同志说话和气,给村民很好的印象。一位姓钟的同志还让我带他去找住地,我带他去看关爷庙、刘张姓各自祠堂、观音厅等地,他选择了祠堂。从此以后直至连平、dafa888两县在一九四九年前,共产党人及其武装部队与我村往来频繁,据记忆,1946年吴维周同志来村里活动,得到村民张金海、张亚贵的帮助,接着杨庆同志等熟人进驻,住叔公刘继如家,他们还常常印发油印宣传资料,分发远近村庄。1947年武工队活动十分频繁,曾简生、郑平、曾忠武等常来村里开展工作,他们来都是找党的地下联络站(代号汉口)刘继如,由他安排食宿,杨庆和武工队住在村里的时间最长最常,活动频繁。刘继如家是堡垒户,刘继如还曾以“刘作深”之名任青州乡副乡长。为安全起见,刘继如等几个主要村干部还在后山松林密处秘密搭建小工棚,晚上睡山上,特别是敌情紧张时更不在村中留宿,山塘村离最近的敌占区高陂、中莞仅5公里左右,所以不敢大意,有时还有民兵放哨,保护首长安全。刘继如家贫,没有多少存粮,农会会送粮来,我和弟弟刘培萱也时有从家里送米过去,人多住不下时我和培萱帮忙着安排。有一次从三河那边送来一批伤员,有两个重伤员就安排在刘继如家养伤,他母亲赖亚嫂也承担了照顾伤员的具体工作。老首长郑群与刘继如十分熟,到山塘必找刘继如,  亲切称他为“继如哥”。总之有革命同志到来,刘继如都会做好安排。
    1947年4月26日,曾志云(吴毅)率部攻打忠信镇未成功,有伤亡,部队撤回我村休整,住满全村。村干部大力协助解决住地和物资供应。村里部分骨干民兵也参加了这场战斗。
    1947年秋,卫生队长江培荃同志(曾志云爱人)在山塘村组织卫生员培训班,学员29人。办班期间,青州农会主席送来一个60多岁体残身弱的病人,经诊断为结石病,经草药、手术治疗得以康复,赢得了群众的信任。
    1948年3月至4月间,国民党蔡少达营袭击邻村船埠,部队也从我村出发迎战,我和刘焕林及本村下山塘十几个民兵跟在队伍后面要求参战,被部队领导劝阻未能如愿。战斗在灯芯寨山岭一带展开,双方交战至傍晚,部队向青州撤退,敌兵却转到了下山塘宿营。枪声停止后,隐蔽在附近山林的我和焕林来到战场,看看有没有留下伤员和枪支弹药。这次战斗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二、山塘村革命组织与配合游击战
    1947年6月至7月间,共产党青州乡支部、青州乡人民自治委员会、青州乡农民协会及自卫武装队相继成立。为培训干部,10月党组织在青州办农干班,由杨庆同志负责,每期15天,我村刘锦明、张金海、蔡知今、蔡伯棠、刘兴元参加。
    同年,月山塘村农会和民兵组织同时成立,农会会长最初由张金海担任,后由刘锦明担任,副会长是蔡娘英,委员有刘继如、张亚贵、刘亚水、蔡伯棠。  民兵队长为张亚贵,副队长为蔡伯农、张亚兴。民兵有60余人,20多支七九步枪。农会成立后,发动群众开展了减租减息、停租废债,统一收缴契据集中烧毁。到1948年2月,在武工队指导下,全区包括青州乡有15个乡完成了分田分地。贫下中农生活普遍改善,阶级觉悟大大提高,支持共产党武装斗争,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翻身得解放的热情高涨。
    尽一分力,支援前线,是当时村里配合游击战的主要精神体现。一是想方设法做好后勤补给工作。民运干部、武工队人数不多,吃饭问题村里可以解决;部队人多,我们也积极帮忙筹粮。1948年初,严德中同志发动捐粮,动员有粮农户积极捐粮,我和弟弟培萱积极响应,事前做家人的工作,捐了3担谷。这次捐粮光是上山塘就捐得35担谷。从船塘、河西、大湖也运来不少粮食,一批是5000多斤,连夜运到水月寺,刘继如、张亚贵、张金海、刘锦明、刘亚水等同志组织把这批粮食藏在长坑一个大号炭窑中。还有一次是1948年3月至4月间,外村送来8000余斤谷子,农会干部和我们积极分子与武工队一起把这批粮食藏在村南大山丛林中,以备部队所需。此外,农会干部还常常运送物资到九连石坑后方医院,其中,1949年除夕,蔡知今率村民从步塘连夜将粮食布匹等物资运送到医院,抵达已天亮。部队驻村时,村里也力所能及支持部队改善生活,供应肉食和蔬菜,我母亲就经常把自己种的大芥菜送去,遇到节日或打胜仗,农会也会组织慰问部队,体现军民一家亲的深厚情谊。
    二是不畏艰难帮助运送伤员。运送伤员到九连石坑后方医院是经常性的工作,其中1949年初的那次数量较多,12名从船塘河西送来的重伤员需要立即送往后方医院,村里组织了张亚兴、刘黄苟、刘亚运、刘火仁、刘伯英等30多位村民连夜运送,为伤员的抢救赢得了时间。
    三、联防队袭击山塘村
    1948年7月15日,国民党联防队两次袭击山塘。
    第一次是早上7时左右,高陂联防大队40余人偷袭我村,被放哨的我们发现,立即通知正在村里执行任务的武工队长曾简生。曾简生、曾忠武即速从村后向龙祖山撤退。敌人包围了村庄和后背山岭,封锁了交通要道,搜山追杀。敌人越搜越近,包围圈越来越小,最近时仅几米,能清楚看见敌人,但敌人没有发现他们。两人淡定机智,利用密林深草作隐蔽,同敌人捉迷藏,同时也做好应战准备,曾简生手持驳壳枪,准备与敌人短兵相接。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敌人发现对面水月寺那边山头有游击队向这边运动,于是乱打几枪便仓皇溜走,曾简生、曾忠武得以脱险归队。前来接应的游击队正是曾简生所在的粤赣支队鸿雁队,前一晚深夜从大湖转移到山塘水月寺,一早派曾简生等几个人到堡垒户刘继如家联系,给部队准备早餐。刘继如叔公通知我和刘焕林、刘培萱来帮忙,曾简生鉴于敌情紧张,让我们三人到村外放哨。当时青州圩已被敌人占领,敌强我弱,形势严峻,必须高度警惕。我们来到村前一座堆放棺木的木棚上,警惕地注视着村周围,特别是盯住约1华里远的社下,这是往高陂、中莞、忠信的必经之路,敌人活动频繁。远处是一大片松林,晨雾下朦朦胧胧,视线不是十分清晰,但我们铆足了劲,一点也不敢松懈。大约过了20多分钟,突然发现了敌兵从松林出现,跑步向村里冲来,情况异常危急,我们快速告知曾简生,所以出现上述情况。不幸的是,炊事战士丘娘娣与敌人相遇,躲避不及被抓走。
    第二次是当天中午,敌人大规模向山塘扫荡。敌人第一次袭击撤回高陂后,仍然贼心不死,立即向忠信区公所报告,说山塘有匪军,忠信敌首何英杰紧急集结忠信、大平围、高陂联防队200余人,带着箩筐、麻袋、绳索等进攻山塘,并胁迫白区几百群众打前阵,搜捕游击队。因不见游击队踪影,便在村里制造事端。那时村前有一棵大枣树,是农会会长张金海家的,满树的枣子将熟,敌人不放过此机会,纷纷上树摘果,张金海上前阻止,联防队有人向空中放了一枪,便大叫屋内有人向他们开枪,乘机冲进张屋抢劫村民财物,累计被抢劫耕牛12头、猪20多头、家禽一批,张金海同时也被抓走。
    忠信联防队作恶多端,游击队本想收拾他们,但考虑被胁迫的白区群众安全,所以放弃围歼敌人。至于被抓走的张金海,受尽敌人的酷刑。农会主要干部设法营救,商量由村里较有威望的老人去步塘找曾经当过伪区长的刘树如,出面同联防队交涉。几经周折,最终联防队答应以25担谷赎人,张金海被救。
    四、民兵参战
    山塘村民兵自组建以来,在配合游击队,开展地方工作方面作出贡献。民兵与敌人交战过两次:一次是1948年农历二月初二,蔡伯朋、蔡知今等带领17个民兵以5支火药枪、12把大刀参加塔岭战斗。这次战斗是村农会响应青州农会号召,支援大湖民兵抵抗国民党反动派而出动,在罗经村与大湖民兵会合后近200人在和坑共同迎敌。1948年3月,敌人对九连地区进行了疯狂扫荡,由国民党广东省第六绥靖公署专员少将保安司令曾举直指挥保五92旅276团、保一团、保八团等和各县联防队8000余人进行围剿。保五团官照洒营及dafa888县警300余人分三路奔袭大湖,敌人凭武器先进,从塔岭发起冲锋,4挺机枪疯狂扫射。此役民兵牺牲12人,其中就有我村的蔡伯朋、蔡娘佑、蔡娘桂,另有伤员蔡水清、蔡娘火等20多人。我村蔡娘桂在撤退时躲进公路涵洞被敌人发现抓获用刺刀刺死,十分惨烈。他们后来都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另一次是高陂战斗。1949年3月3日,东江二支队司令郑群指挥九江队、珠江队、青山队歼灭高陂联防队后进驻高陂圩,中莞联防大队刘德超向连平求救,连平县警纠集保一团两个连及县警大队500余人,由代营长宋志良指挥,于3月4日晨,兵分两路偷袭我军。高陂与我村下山塘仅一山之隔,我村民兵60余人,在民兵队长张亚贵及其他村干部的带领下紧急出动,持20多支七九步枪、火药枪、大刀参战。在老虎栋、麻石凹、大坑口、太平围一带配合郑群派出的策应部队,背后猛击敌人,致敌全线溃败,粉碎了敌人的偷袭阴谋,帮助主力解围。此役毙敌36人,俘敌7人,缴枪12支。我军九江队指导员陈金、副连长张英明等12人牺牲。我村民兵配合部队击毙敌兵2人,俘敌1人,缴枪1支,子弹100发(1箱),轻伤5人。
    五、党在山塘村的组织建设及本人参加党组织的经过
    1948年11月至12月间,青州乡党支部在我村建立党组织,由杨庆、曾简生、郑平、曾忠武等培养介绍入党积极分子。
    第一批是村主要干部刘继如、张亚贵、刘锦明、刘亚水4人,他们都是贫农,有两年多工作考验,有参党要求,具备入党条件。他们在屋背松林举行了入党宣誓仪式。刘锦明为党小组长。
    第二批是曾简生单线联系培养发展的党员。1948年初还不知道革命何时能胜利,曾简生说,刘继如他们已经暴露,要准备第二梯队,他挑选了刘焕林、刘祯祥(本人)、刘培萱(弟弟)为培养对象。1947年底,我们三人也曾在观音厅向杨庆同志提出参加革命的要求,所以从1948年初起,曾简生就以参党对象培养我们,并鼓励我们积极参加革命活动。1948年五月至六月间,我们就填了表,写了入党申请书。这期间,由于曾简生去了河西,入党申请书待他回来才交给他。1948年八月至九月间,刘继如把汉口联络站交由刘焕林负责,我还陪焕林送信到九连担干滩。1948年12月,在本村刘琼林家党组织为我们三人举行了入党宣誓仪式,介绍人曾简生,监誓人骆维强。当时本人以“刘少方”之名入党。我家在村里较为富裕,当时武工队评定为富裕中农,家里对游击队的生活也关心支持,但父母对我们兄弟俩一起参队,还是有所保留,只同意弟弟培萱去,想我留下。我是瞒着家人参加革命的,那天我半夜离家追随东江第二支队,父亲发现后一直追到青州镇,最后还是没把我追回。参加革命队伍后,虽然经历许多困难和曲折,但仍无悔于当年的选择。
    山塘的游击革命,虽然是华南游击革命版图里的一个小小的缩影,山塘山高坡陡,自然条件不好,过去贫穷,现在也不富裕,但值得山塘人骄傲的是,山塘没有缺席中国革命,山塘人作过贡献,这一点不应被忘记。
   (注:2015年11月写于肇庆,蔡知今、张仁周等同志为本文提供帮助)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用户登录